小時候,老師總要我們寫”我的家庭”,我的家庭真可愛,有一個爸爸,一個媽媽,還有一個多生出來的弟弟,我們全家和樂融融。(眉批,沒創意到極點。)

長大後,沒人逼我寫作文了,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,我居然想要到要開一個沒啥人氣的部落格,把日記寫給人家看,喔,好害羞哦…可是,我的實驗室真的很可愛咩…

實驗室的大家長,我老闆,是個很大隻的美國白人,個性嚴謹、思緒清楚、公私分明,在實驗室裡他是老大,但在私人家庭聚會裡卻又是害羞的大男人,看他拘謹地縮在沙發的一角,我常會懷疑那就是可以面對數百名聽眾慨慨而談的大角色嗎。一個立志終身奉獻科學的男人,據說我老闆原本是不打算成家的,直到遇到師母墜落愛河,師母是來自台灣書香家庭的女性,我見過她一面,給人的感覺溫柔而堅毅,他們兩人有一個愛的結晶。對我老闆來說,家裡有兩個公主,一個老公主,一個小公主,兩個都是他的寶貝。我老闆對亞洲女性似乎有種特殊的偏好,也因此每每實驗室要加入新成員時,我們總是會開玩笑的問他,Is that a girl? Is she from Taiwan? Is she Lin? 不只是因為師母符合以上所有的條件,而是實驗室中兩名現役的學生也符合以上所有的條件。

退役的實驗室資深技術員,Peggy,一個很獨特的美國白人女性,年過五十,卻是渾身刺青,其中最壯觀的一處是從屁股的一側直到腳踝的藤蔓,她說有一天她要在另一隻腳上也畫上這樣漂亮的圖案。我一直以為Peggy就是所謂的美國嬉皮,而某方面的她也的確符合部分我對嬉皮的印象,只是跟Peggy相處愈久,愈發現她跟一般只會動嘴皮子的美國人不一樣,Peggy雖然來自保守的中西部,但她豐富的經歷卻讓她有一顆開闊的心胸,(多數美國人不曾離開美國這塊土地,所以可以感覺得出很多美國人認為世界繞著美國而旋轉),她年輕時曾在韓國待了兩年多,教韓國小孩說英文,所以對矯正亞洲人的發音特別有心得,她也是唯一會教我美國粗口的美國人,可惜她搬家到東岸去了,自從實驗室少了她,總覺得有一股失落感。

另一個資深技術員,Li-Ling。土生土長的台灣人,超級親切的台灣媽媽,早期的台灣女性非常傳統與保守,因此作弄Li-Ling成了大家的樂子之一,例如我們說英文He She不分時,Peggy總是會掀起自己的衣服說我是女生 (而Peggy是不穿內衣的!!),或者是Li-Ling的先生打電話來找她時,Peggy總是會要求Gene說 :May I speak to my dear, sweet, lovely, honey wife? 據說前幾年時,Gene是非常害羞的,拖拖拉拉講不齊四個字,但經過一番訓練,Gene漸漸克服障礙,這幾個甜的發膩字眼就像是通關密語般馬上就可以脫口而出。Li-Ling跟Gene如果在台灣絕對算的上是老師級的輩分,幾個台灣研究所的PI跟Gene是同一時期在美國的同學,但為了他們兩個寶貝女兒而選擇在美國紮根,我很幸運可以跟老師級的前輩們作朋友,而且還可以跟Li-Ling請教作菜心得,這麼好的資源每天都可以見到面,多好啊。

晚我半年來的博士後,非常害怕臭豆腐香味的Chris。Chris雖是亞洲人種,但髮色淡了些、輪括深了些,很難從外表判斷他的出產地,怎麼也很難聯想他是ABP(Philippine)。自從Peggy離職後,他變成我諮詢美國文化的唯一來源,可惜他功力淺,而且一心想在事業上求表現,很難滿足我……千奇百怪的問題。我跟Li-Ling跟Chris常在中午吃飯時間閒瞌牙,聊的範圍很廣,但吃的東西卻各有千秋,我的是自製台式便當,Li-Ling是Begal+Yoghurt+Banana,Chris是peanutbutter/ham sandwich+sport drink,我無法理解一個大男人只吃那薄薄的三明治可以養活自己,還可以每天一成不變。喔,對了,Chris是有女朋友的,他女朋友是從印度來的國際學生,可能是在唸博士時,在同一間實驗室裡因革命情感而日久生情的,這樣的組合將來生出來的小混血應該會很可愛吧,我抓到機會時都會說服Chris快點生一個,而Chris總是會給我一個戒慎恐懼的表情。

早我兩屆的博士生,Alice,台灣長大的小留學生,屬於在台灣唸完高中才出國唸大學的,不過在台灣她一路都是唸美國學校(學費貴的嚇人吧),所以她像台灣人也像美國人,也兩者都不像。一直以來,我們實驗室的成員都有點Antisocial的傾向 (一定是物以類聚吧),而Alice不只是當中之最,也是當中最有種的一個,任何大小會議,她總是敢跟老闆說她不要去參加,不感興趣的實驗,她也有種說她不要做,甚至老闆希望她五年內畢業,她也覺得當學生很舒適而想多留一年,很獨特的一個女生喔。哦,Alice的男朋友在Bay Area工作,所以她常常往那兒的美食區跑,我們常交換餐廳情報,享受美食這一點我們倒是很合的來。

配藥洗試管的大陸阿姨,Ping-Ping,少了她日子會過的很痛苦。Ping-Ping的工作時間似乎是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兩點,她工作的實驗室不只我們一家,我們認真作實驗時,她通常也會跟著很忙,所有的培養基、公用藥品、跟清洗實驗用具都由她一手包辦,託了她的福,我們可以過著很爽的研究生生活,不用事前準備、事後清潔,雜事不需自己經手真是讓我有大小姐的感覺。

以上這五名加上我本人就是目前這個實驗室的固定班底,看倌可以發現,其中的四人只需要中文就可以溝通,所以在實驗室,我粗估百分之八十的時間我都是在講中文,中文萬歲!!人生苦短,何必用英文來折磨自己咧,過的開心就好。這種小實驗室,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,白人老闆不會緊迫盯人,而且需要他的時候永遠都在,同事之間還會互相照應,也難怪Alice想多留一年,Li-Ling也做了七年之久,能進這間實驗室是我誤打誤撞的福氣,感溫啊~
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