捐血去 好痛啊 美國捐血初體驗

我一直都有捐血的好習慣,希望能多積點陰德,做實驗能順利些。就像在台灣,固定的時間會有捐血車開到學校一樣,美國捐血中心也會開拔到大學裡,招攬年輕人的熱血,每三個月來兩天,每次發給不一樣的小禮物,這次我拿到一件很酷的T-shirt。



捐血場設在一個類似大禮堂的地方,一入場表明捐血意願,工作人員馬上就發給你一件T-shirt (由此可看出美國的大器啊)。因為這是我的初體驗,所以還要填寫基本資料,特別的是,除了姓名、地址、電話之外還有一個人種的項目(真不懂血液也會有人種之分嗎?) 拿著填好的資料,第一站進到資料輸入區,每個操作人員配一台電腦,答答答的把個人資訊輸到電腦裡,包括我的社會安全號碼也進了資料庫,又是一陣答答答,印表機印出一張大紙,上面是一連串的問題。

第二站是回答問卷區,問題項目真的很多,至少有三十項吧,看到都不耐煩。它問你六個小時內有打針吃藥嗎,三天內有發燒頭暈嗎,一個月內有不正常性行為嗎,三個月內有懷孕過嗎,半年內有蹲過牢嗎,一年內有到過歐洲嗎,三年內有出過美國嗎,有任何疾病纏身嗎。問題五花八門,規定也一堆,尤其禁止曾經和男生有sexual contact的男生捐血,也禁止到過狂牛病疫區的人捐血。通常在台灣,問卷不會設計這麼長,其餘的在面談時護士小姐會直接口頭詢問,有效率多了。

第三站是面談區,審查人員先瀏灠你的問卷,有異常會再用口頭詢問,我因為有回台灣過,所以在出入美國那一欄有勾勾,阿姨在註解那欄寫上”Taiwan OK”,啊! 有身為台灣人的驕傲。然後是測脈博、量體重、驗血紅素,脈博是阿姨看著計時器壓著我的手數出來的 ”正常”,體重要超過100磅才能捐血 “合格”(多希望我能不合格啊),血紅素是我最弱的一項,果然擠出來的血死也不肯乖乖沈入等壓溶液裡,飄啊飄的,逼得阿姨說我們得做離心測試,毛細管裡裝著我滿滿的血,在離心機裡轉了三分鐘,阿姨這才拿著結果對照著標準表說,啊~你是勉強及格了,這才結束這漫長的面談過程。

第四站是捐血區,捐血區弄在禮堂的中央,搞的像電影裡的急難救助區,裡面至少有十二組捐血枱,一組一個人負責兩張椅子,一左一右,但其實根本都沒滿,都只有一張椅子有”客人”,我原本想捐左手,但左手不爭氣,不但害護士大姐聽不到血壓,也沒有明顯的血管可用。我的血壓總共換了三個人來聽,還好換了右手就順利聽到了,而扎針時也還好只挨了一針。我知道我的血管很難找,本來對這個護士大姐很沒信心的,在台灣要扎針時護士都會要我們深呼吸,而在美國完全沒這回事,找血管時這個護士大姐還在我的手上做記號,認真的消毒了三十秒(看著手錶數了三十秒),然後沒有通知就戳下去,”OS: 哇哩咧~ 好痛! @#&,待會最好不要再給我戳第二次”,心裡暗罵起美國人的粗魯。為了讓血流加速,護士大姐給了我一個軟軟的圓柱體,叫我在指尖轉啊轉,她告訴我轉越快血流越快,我問她我要捐多少的血,媽呀! 得到的答案是一磅! 一磅是0.454公斤,我在台灣都沒捐這麼多,他們不知道男女有別嗎! 女生捐那麼多很傷耶,快速減肥也不是這樣,罷了! 我認了! 進來就是得任人宰割。環顧美國的捐血設施,讓我不禁感嘆 ”台灣真是個文明的好地方”,量血壓、脈博有電子血壓器,秤血袋有電子秤,達到容量還會嗶嗶叫,這裡居然是用那種台灣菜市場量豬肉的秤。嗯,血流好像不太順暢,原來血管是找對了,但位置好像不太對,護士大姐又找了其他人來幫我調整針的位置,又是前又是後的 (好害怕這樣搞會瘀青啦)。照例血袋滿了得再裝個幾管做測試用,好像是裝了四管 (台灣只裝兩管嗎? 忘記了),這個動作又讓護士大姐手忙腳亂了一陣。拔針時 ”無意外地” 也是沒有通知,咻! 就把針拔走了,不讓人有準備的機會,然後她叫我壓著傷口、手臂舉高,最妙的是在上彈性繃帶的時候,她給我好幾個顏色選擇 (紅、黑、紫、綠、膚色),美國人就是有些地方很特別,護士大姐說因為這個要跟著你一整天所以要好好選 (其實我都戴二個小時就拆了),在椅子上又再躺了兩分鐘她才讓我離開。

第五站是休息區,有專人奉飲料、水果、Begal,桌上還有一大堆的零食,任君選擇,這點台灣就比不上人家豐富了,照理我應該要聽護士大姐的話,在休息區待個十分鐘再走,可是我已經在那搞了一個小時,還得回實驗室去上班,美國應該沒有捐血假這回事吧~ 拜拜啦,我的捐血初體驗在美國。

插曲,捐血枱有兩排,面對面,我對面是另一個女生,比我早開始,卻比我晚走,因為對面枱的護士大姐把她的血弄了一地,聽起來很恐怖吧,怎麼弄的我沒看到,不過大概是最後在換管子時沒喬好,血從側管流了出來,然後就看到四五個工作人員蹲在地上擦血跡,頓時,我有那種,糟了,全世界會被感染的錯覺,我想,一定是電影看太多了,清醒,清醒。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