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三月分參加台大校友會舉辦的健行活動後,大家一致公認的好人學長又誠摯地邀請咱們的理事學姐到灣區Castle Rock State Park 與史丹佛的某個社團一起健行。

其實我暑假就去過Castle Rock了,那裡風景雖不怎樣,但是有很多養眼的攀岩猛男。



現在時序已入冬,冷的半死,能看到什麼真是令我懷疑,不過沖著能與史丹佛聯誼的名義,抱著不單純的動機,和某人交賦予我愛神的任務,與逃避手上工作的心態,我大聲宣布: 史丹佛,我來了!!!

學長人好真不是蓋的,為免除我們兩個遠來驕客開山路的麻煩,特地在San Jose接泊我們上山,不過千算萬算,怎知史丹佛的人沒有等我們!!! (唉! 誰叫我們遲到半小時),我還一度質疑學長是不是精心預謀故意要把學姐騙出來,早知道,我就不要跟出來當電燈泡了。

其實,我也可以體諒史丹佛的人沒有等我們,山上真的不是普通冷,站著不動還頗難受,所以一進入步道,我幾乎是在競走而不是在健行,就是希望身體能快點暖起來,學長還一心抱著可以追上史丹佛的渺小希望,看到前面有人影就興奮的說: 看! 史丹佛就在前方!

後來才發現那人影是兩個人,而不是一群人。我覺得我們運氣真的不是很好,上次跟柏克萊健行,來的是一群女生(對揹Gucci包的印象尤深); 這次來,連史丹佛一個人影都看不見。

這種健行步道通常設有幾個view point,先前見到的那兩個人原來是兩個小夥子,現在正忙著停下拍照呢,他們還找我幫忙拍合照,其中一個穿的紫色上衣有Virginia Tech的字樣,學長因覺得眼熟而攀談起來(後來經我們提醒,學長才想起原來是槍擊案的名校),這個小紫已經畢業,現在住在舊金山,小橘是他的朋友,從紐約來找他玩。這兩個小夥子其實長的很正,小紫屬於愛聊天的美國人,眼睫毛長長的,眨呀眨,看起來超可愛,小橘則屬冷漠型,不過因為照相位置背光,小橘一直不滿意相片的品質,所以我又多幫他們照了三四張,然後小紫就一直跟我聊天,我就覺得: 哇! 我在跟一個帥哥聊天耶,像空氣般的史丹佛就被我丟到腦後了。

就在這個開心的摩門特,我居然聽到學長叫學姐走的聲音,逼的我也得跟他們離開,現在是什麼情形,學長也太不體貼了吧,我忍不住向學長抱怨,學長搔搔頭,似乎還不在狀況內。後來,學長有辯解說,他只是覺得那兩個是一對 (沒聽到人家住在舊金山嗎),趕快離開才是王道。其實我也有偷偷觀察啦! 不過人家照相也只有摟摟肩,沒有踰舉嘛!

說時遲那時快,小紫和小橘已經從後頭追上來了,果然我們這些哈比人走不過精靈族,後來我就像被紅蘿蔔吸引的驢子,一心一意往前追,心想反正他們會停下來照相,搞不好我還可以厚著臉皮留下一張紀念合照,然後驕傲地告訴你們,真相在這裡。可惜! 我們的緣分結束在一個叉路,更令人傻眼的是,他們兩個居然選擇走回頭路,我好扼腕啊! 最後只留下了他們的背影。學長居然還說人家要享受兩人時光,後頭有一個不長眼的背後靈一直緊緊跟隨,可能讓他們不自在吧,所以他覺得他們是逃之夭夭…



唉! 這樣這趟健行的樂趣就到此結束,然後報應也來了,剛剛衝太快,我的大腿在痛了,舉步維艱。學姐隔天告訴我,真是年紀大了,不適合再這麼勇猛追漂亮弟弟了。

雖然學長沒幫我追到漂亮弟弟,還是要感謝他下山後帶我們去San Jose的Japan Town,還請我們吃了熱呼呼的拉麵,不過這家拉麵店味道不怎樣,就不幫他打廣告了。
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