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好吃的東西多到數不盡,為了介紹我們的文化給老外,我常常會挑選一些不常見的食物到實驗室與大夥分享,結果發現美國人對我們的零嘴與甜食接受度超高,對中國菜則多有保留。

之前曾說過我們的博士後,Chris,覺得臭豆腐的味道恐怖至極,因為最近實驗室又多了兩個成員:丹麥長腳與越南妹,Chris就到處宣揚我曾帶這麼恐怖的食物來屠毒他,結果搞的大家都對臭豆腐很好奇。所以我就一直計畫要再去SF的”辣妹子”打包清蒸麻辣臭豆腐回來,然後挑個老闆不在的時間讓大家來試膽(我老闆宣稱他不喜歡臭豆腐,只喜歡吃豆腐…他絕對懂吃豆腐的含意!)。

知道了我的計畫後,Chris就顯的很驚慌,因為丹麥長腳的存在讓他有了peer pressure,別的男生都吃了,他怎麼能夠撇開他的男子氣慨扭扭捏捏地說他不敢吃。就在從微波爐端出臭豆腐的數十秒之後,Chris就宣稱在相連的另一個房間已經可以聞到那味道(後來我們研究發現那是一股像poo的味道),丹麥長腳覺得臭但是試吃了一口後又再吃第二口,顯然是覺得口味還不錯,越南妹不意外地對臭豆腐的接受度頗高,接著Chris慢慢踱進了小房間,忍著噁心試了一口,發表了他的感言:為什麼吃起來跟聞起來是兩回事?Chris還說我再也不能嘲笑他對臭豆腐的反應,因為他證明他敢吃那玩意了,不過我最近很少看到Chris比我早下班,嚐完臭豆腐他就迫不及待揹著背包離開了,一定是那味道讓他難以忍受~

大家都知道美國人喜歡鳯梨酥,甜甜的,同理可證美國人也喜歡綠豆沙月餅跟奶油酥餅。不過蛋黃月餅就會讓多數美國人恨不得挖掉那顆蛋黃,省得破壞酥皮的甜甜美味。

零嘴方面美國人還喜歡鱈魚香絲,覺得愈吃愈順嘴。另外最令我猜不透的是,台灣有一種餅乾,Chris是這樣形容給我聽的,a kind of rice cracker with a lot of MSG,我腦中的database遍尋不著是怎樣的零食,經過Li-ling的解惑後才知道他們喜歡旺旺仙貝啦。丹麥長腳說一開始他不適應這種味道組合的旺旺仙貝,但是吃了一包又一包後,就覺得非常入口啦。

Li-ling常常讓她家的兩個小孩帶台灣零嘴去學校吃,小朋友的美國同學都愛死了可愛又好吃的小熊餅乾等零食,常常問要在哪裡買這些東西,可是亞洲超市都要開車才能到,因此當他們到舊金山的中國城校外參觀時,每個人的背包裡都裝滿Li-ling家常有的零食,外加手上拎著兩桶果凍,Li-ling才發現原來她家的小朋友這麼有影響力,是另一種的文化交流。

Posted by shinylin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引用(0) 人氣()


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(0)

留言列表 (1)

Post Comment
  • Emily
  • 我是覺得米國人對甜食的接受度很高~不管是哪一國的食物
    不過豆類他們習慣吃鹹的
    給他們試紅豆或綠豆產品時
    最好先不要告訴他們是用什麼做的
    因為先講他們的心裡多少有點排斥
    等他們試了很喜歡以後再告訴他們
    他們都會露出一種怎麼可能/原來豆子也可以吃甜的的表情
    很有趣...
  • 就像我吃burrito不加豆子是一樣的道理吧
    加了豆子的墨西哥食物總是恐怖至極...

    shinylin replied in 2008/06/07 00:56

You haven’t logged in yet,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.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

other opti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