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實驗室中生存,不僅手氣要好,更要懂得交際的手腕。

越南妹來自跟我一樣的graduate program,要說food science跟別系有什麼不同,那就是”歡樂”。所以我們常常有系上舉辦的同歡會,有各式各樣交誼的機會。而越南妹跟我的不同處就是她屬於social animal,不適合無趣的基礎微生物研究(但本實驗室就是在作這個)。

越南妹算是個聰明的小孩,自越南的高中畢業,申請到澳洲大學,靠獎學金生活,之後申請來美國,課業上非追求數一數二不可,當然我們可以說她是一個”好學生”。

但越南妹真的具備當一個研究生的本錢嗎?

作為一個研究生,我覺得手巧是一個很重要的技能 (否則空有想法,作不出來也沒用),越南妹的手巧,但是…心不巧,每做一個新實驗,帶她的人總是痛苦萬分。

偏偏越南妹又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,每每靠別人幫她problem solving,煩不勝煩。好比跑SDS-PAGE好了,她蛋白質跑不動,問題居然是出在她用了0.1%SDS當緩衝液 (不知道哪來的異想天開!?好歹有三個不同的人帶她作過相同的實驗)。

越南妹作實驗的態度也不夠嚴謹,自己亂改protocol(難怪作不出來),實驗器具用了隨手放,電源卻不隨手關,請她注意,她總是萬分抱歉,但下次照犯,跟她共用儀器真是一件痛苦的事,年輕人裝可憐/愛的招數遲早會被看穿。

越南妹積極有餘、沈穩不足,現在該是她好好想想未來三四年要作什麼的時候,再一年就要考資格考,把計畫定下來,好好寫一分proposal,是她目前最迫切的需要,但不管怎麼苦口婆心的勸告她,她心中的堅持就是沒有改變...埋頭猛作,作了一堆沒有用的實驗,然後還是不知道未來方向是什麼。

問題的爆點來了…

越南妹跑來插一腿Hot Bench的實驗,所有的幅射性實驗都要在同一區操作,空間本來就不大,越南妹一來變成四個人要共同使用有限的儀器與器材,越南妹的習慣不好這一來就造成了大家共同的困擾:會不會因為越南妹而讓所有人都暴露在幅射的危險之下!?每個人都在盯著她作實驗,一天到晚糾正她:手套戴兩層用完要丟、東西不要混用、桌子用過要檢測、實驗衣要穿,被唸的人不舒服,唸的人也不舒服。大家都在忍著不去跟老闆打小報告。

前幾天,越南妹被唸哭了,是太委屈嗎? 我希望她的眼淚流的值得,因為再犯也不會贏得同情,quota用完後就是自己該承擔的時候到了。

寫了這麼多也是要告訴自己,在實驗室的生存之道不是這麼容易的,不要犯越南妹犯過的錯。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培蓉
  • 同感~

    曾經受害過~
    非常有同感~
    習慣不好者真的不要入實驗室害人啊~
    (尤其是危險實驗啊~)
  • 對啊~
    可是難就難在怎麼跟她說...
    妳不適合...
    沒人想做壞人哪!

    shinylin 於 2008/10/13 13:5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