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冷的早、雨也下的早,於是麻將季節提早來臨。玩麻將的方法從衛生麻將、賭博麻將一直變成了懲罰麻將,愈玩愈好玩、愈玩愈刺激。

小時候我家沒有休閒活動,什麼周末出外踏青根本是天方夜譚,陪伴我長大的是霹靂貓、龍虎少年隊等電視節目與大人們的方城之戰。這種周末觀戰的遊戲一直持續到國三聯考那年才停止,真正上了牌桌大概是高中時期為了陪年邁的爺爺解癮,大概那時候他們才覺得我真正長大了,偶爾可以代替去解手的長輩 (老人家總是比較多尿或尿比較久…)。

打娘胎的訓練,麻將就像是我的玩具,雖然沒有真正專精 (我不記牌跟算牌),但我學老手打牌的思維也有三分樣 (難怪常栽在新手手上),我想耳濡目染這個成語就是這樣用的。

不良研究生愛打麻將的在這個小鎮還真不算少,有新手菜鳥、有師法電腦麻將、也有年少不懂事跟同學偷學的,但像我這種有深厚家學淵源的就屈指可數了,為了避免有佔新手便宜的醜聞,通常我是看看就好,不會下場的 (當然他們打的太慢也是原因啦),而自從去年有自稱我徒弟的不肖分子在過年最後一把給人家詐胡後,我就不再也收徒弟了…

麻將在家玩固然好,出門在外於旅店無聊時拿出來玩更別有一番趣味,這時如何在飯店裡生出一張麻將桌便是一門學問,有小茶几算是賺到,沒辦法的時候抽出兩個抽屜併在一起舖上床單也成。

今年大家癮愈玩癮大,心地提議拿quarter來當賭注,鼓勵大家來賺洗衣錢,小姐我當天超旺,贏回35個quarters,夠洗十來回衣服了,要不是我佛心來的,搞不好畢業前的洗衣料金都有著落呢!

當然學生也有窮的,當人沒有錢時,能拿出來玩的只剩自尊了,VETERANS' DAY(退伍軍人節)這天,玩的就是這種懲罰麻將,好玩到我笑的肚子痛、眼淚流,每一把決定不一樣的懲罰,輸家願賭服輸 (自摸就三家一起被懲罰),一開始是拿掉眼鏡打牌 (每個人都近視500度以上!!!),唱整首兒歌,吃剩下鍋底,喝可樂/飲料,打手肚,戴驢耳朵,最後一把是用屁股寫自己英文名字,我因為自摸了三把,所以我聽了一首大合唱,請每個人喝了一罐可樂,跟欣賞所有人用屁股寫名字 (全程錄影…好狠啊!!!),這種遊戲能不輸就千萬不能輸啊~比輸錢還可怕,當天最慘的是兆美眉,全部影片裡都有她,還有吉米跟Don這對表演了一段小毛驢的難兄難弟 (我知道你們比較想玩脫衣麻將,哈~),我能夠一直自摸也要感謝這兩個人狂打安全牌啊,心地可是恨死你們了~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Emily
  • 看起來很好玩...
    還好我不在那裡...
    不然我可能也是其中一個表演者...哈哈哈
    這個故事告訴我
    千萬不能跟你打非衛生麻將的麻將...哈哈哈
  • 失敗為成功之母...
    跟我打麻將會進步神速喲

    shinylin 於 2008/11/18 09:0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