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很乖,除了參加兩對新人的婚禮 (恭禧美麗的新娘 小馬 and Haling),其他時間都宅在小窩裡,嗑著永遠也看不完的日劇。

現在篤姬正熱,拚完之後瀏覽討論串,厲害的鄉民指出日本貴族在青壯年期不乏有蛀牙的困擾,更甚者有三十一顆牙蛀到無影無踪的悲慘例子 (只剩一顆牙的好漢呀~)

小時候換牙期,我卻因蛀牙而享受過好處,因為牙蛀光光,根本就沒有拔牙的困擾,醫生叔叔只要拿鑷子夾夾夾,新牙就可以毫無阻礙地生長出來。

但現在長大了,每次回台灣我都會去牙科診所報到,洗牙兼檢查,以免發生在美國牙疼起來要人命的狀況。

這樣四年過去了,倒也相安無事,再過半年我就又可以操著親切的國語回台灣檢查牙齒。但...它終究還是給我痛了,雖然只是隱隱地痛,卻是你不能忽視的一股後患。

這時候就要找個牙醫,報上兩種方法,一是去網路上看評價、二是問朋友推薦 (所謂呷好逗相報),我們學生保險所採的方案是 Delta Dental,年保額 $750 (涵蓋每年兩次的牙齒檢查與洗牙)。

心地推薦給我的是 Vahid,網路上的評價是 a gentle dentist,反正我是抱著去看看,弄不好,我買張機票回台灣弄就是了的心態。

第一次去拜訪牙醫,要提早半個小時,填填基本問卷 (病史、藥物過敏、潔牙習慣…等等),整張單子上有好多我不認得的冏單字 (epilepsy 癲癇、clench / grind 磨牙、floss 用牙線潔牙),最後是填上主訴:牙齒疼痛。

醫生看來是個中東/印度裔的美國人,首先他指示小姐幫我照牙齒X光片,是全部都照哦,而且就在看診間照 (居然沒有小房間隔離輻射線!!!),每照一組牙要換一個牙板 (台灣都嘛用手自己扶,用牙板其實還蠻痛的),然後醫生進來做全牙/ 牙周檢查及洗牙 (這裡的洗牙比較沒有感覺,但是那個吸口水的步驟還蠻討厭的,小姐會叫你把嘴巴閉起來,抽口水的就會像你在吸吸管一樣在你嘴中抽真空,一抽一放,真的很蠢)。

檢查的結果,醫生說我的牙痛是屬於肌肉痛 (!?),成因大概是晚上磨牙太用力造成的,這個部分得作咬合板才能一勞永逸,然後醫生當然還建議了其他該作的修補項目,問我的意願,我說我要優先作保險有給付的部分 (一副窮酸樣!),而這次看牙已經用了我的保險額 1/3。

第二次去拜訪牙醫,是要作我牙齒門面的修補,我的理解是要重新補我門牙的蛀縫,這次很快就見到醫生,但他給了我兩針麻醉後就閃了,那兩針一直鑽一直鑽都快鑽到我鼻腔 (害我在心裡 “暗” 聲連連,後來知道醫生用的可能是軟針)。

待麻藥生效,醫生把我原有的補牙弄掉,這個就是一連串可怕噪音的開始,我因為不知道醫生在幹麻,所以又在心裡 “暗” 了起來,想著最好是他有把我的牙齒處理好,不然把我的門面弄壞了,我要怎麼見人,搞了快一個小時,醫生終於宣布他完成了我五顆牙齒的修補工作,照鏡子看一看,好像看不太出來修補的痕跡 (補牙的顏色似乎有調過),差的是上唇的麻藥還沒退,退的過程還會痛 (難怪美國人看完牙還要吃止痛藥,麻藥實在用太兇)。

今年的看牙保險就這樣被我用完了,等明年新的年度開始,我要再來善用美國的牙醫醫療,畢竟我還想用我自己的牙,長長久久~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