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暑假一開始就知道可以去日本參加一個 workshop,從一開始的興奮、出發前的緊張、到回來後的滿足,瞭解到原來開會不一定都是無聊沈悶,這種頂級的國外”出差”真是上輩子有燒好香才碰的到。

在學術界一年到頭有數不清的會,有的研究生三不五時就要東奔西跑,為了 poster / oral presentation 焦慮失調,有的研究生長期被關在實驗室裡,不知道 conference 是如何運作。我的老闆是 anti-social 的代表,縱是如此,他每年還是有一個必去的會議,而且通常他會帶整個實驗室成員去,地點在離小鎮 2-3 小時車程的海邊,我已經跟去了三次,其中兩次對著整個大廳的人作了15分鐘的報告 (想起來還是好恐怖)。

在日本的這個會我之前從來沒聽說過,大概是消息只在教授們之間流通,只有被老闆認為可以參與的學生才會收到通知,進而有報名的資格。

主辦者是日本奈良的一所研究機構,他們的發展政策是加強國際交流,因此與 北京 及 UCD 有五年的協定,每年由三所學校各派出十名學生,在日本進行學術交流,所有費用由主辦單位支付,為期一個禮拜,因為參與者都是學生,可想而知,這更像是一場交友大會,而不是壓力沈重的知識轟炸。為了這個 workshop ,我們要準備15分鐘的 talk 及參與 poster session。

頭兩天所有的學生起居飲食都在一塊,六七個人一間和室房,地點在大阪郊區的一個私人會議中心,在這種環境下,大夥很快的就熟悉起來,而所有的 talks 分在這兩天完成,對美國學生來說,這樣規模的演講真是再簡單不過,但是對日本學生及中國學生來說,語言的障礙真的削弱了他們的研究報告,雖然我卡在兩者之間,我還是不禁慶幸有這四年在小鎮受訓的經歷。

第三天由日本學生作陪,在奈良、大阪、或京都觀光,大部分的人選擇了京都團,因為古廟配紅楓再美不過了,可惜天公不作美,前兩天的陽光到今天變成陰雨綿綿,主辦單位還因此為所有的外國學生準備了雨傘,至於今天的花費也是早就折合現金發給每個人了,超級體貼的日本人…

之後的住宿改在研究中心內設的單身宿舍,麻雀雖小五臟俱全,甚至有小廚房及一堆高科技的搖控器 (光是弄出熱水洗澡及關燈睡覺都要一番折騰,何況是看不懂漢字的美國人…)。這兩天我們有機會參觀這裡的實驗室並與教授們交談,另外參加接著舉辦的一場國際會議並展示我們的研究海報。

在這一周內,雖不能說得到多少學術上的知識,但是對日本及中國在科學上的文化瞭解不少。日本學生普遍工作勤奮並且工作超時,但是三年可以拿到博士學位 (前提是必需先得到兩年的碩士學位,算起來還是划算),日本教授升等體制的不人性化 (簡直就是科學界的白色巨塔),日本教授界還是男性主義 (唯一的日本女教授實力遠遠超過其他人…真是沒有三兩三不能上黃山…),中國學生見過的世面嫌少,但論勤奮度我們還是輸人家。

結束了這一周的日本學術之旅,我要繼續再一周的親子團圓日本賞楓行,感謝日本主辦單位讓我延長回美國的期限,中國學生就沒這麼好運,全部得在會議結束後直奔機場,莎喲拉那~

shin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